我的梦也在嫌弃我,拉着我的手感激流泪,你终于醒了

【佣冒】月亮和六便士

名字瞎起的,心血来潮的蒙太奇短篇

  疯狂分泌的内啡肽让疼痛感和知觉一并远去,他的脊背贴着战壕壁,土块从他的肩头滑落,腐烂的气息仿佛拥有重量,让他如坐深海。

  他艰难地眨了眨眼睛,血珠从睫毛上滚落时耳边传来了一串清越的笑声。

  “厉害啊奈布,喝了这么多也没倒啊真厉害!”

  火焰在断木上踩着噼啪声舞蹈,满地的酒瓶里映出围在火堆旁欢笑的面庞,火光在库特那张酡红的脸上跳跃着,新进军队里的他抵不过那些老油条玩笑般的敬酒,来者不拒的好个性这时却让他吃了亏。他抱着酒瓶摇摇晃晃地吐字不清,撑着草地的手一滑整个人一下子栽在奈布的身上。

  “别喝了。”那人乖巧地任他抽走酒瓶,空出来的一双手臂懒懒散散地挂在奈布的肩上,毛茸茸的脑袋直往奈布的脖颈间蹭,带着酒气的温热吐息喷洒在少年白皙的颈间带起一片暧昧的红晕。

  如此亲密的举动让奈布一时手足无措,这一瞬间的界限模糊仿佛一击重锤敲碎他定下的防线。

  “我能问你个问题吗?”那个声音闷闷的。

  “什么问题?”

  “你是……为什么来参军的?”

  “……为了生存,为了活下去。”

  “奈布,我知道这样说你肯定不高兴,但是人不能总盯着地上的六便士……”

  “有时候也应该抬头看看月亮。”

  他茫然地抬头看向铅灰色的天空,厚重的硝烟中爆炸的光焰就像流星。

  紧握住的通讯器发出刺耳的噪声,男人的声音在电波的杂音中断断续续。

  “我部已经没有兵力支援你了。”

  “谢谢,我会自己想办法,永别了……”

  “我的月亮。”

 

评论(4)
热度(40)

© 王不留行板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