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梦也在嫌弃我,拉着我的手感激流泪,你终于醒了

“先生,那个人的身上似乎跟着东西。”役鸟在伊莱耳边低语。


“你能预测未来吗?”


他看见那人拖着半边腐朽的身躯在古神的漆黑领域中熊熊燃烧

深渊中升起千百双红眸怒视着窥伺者

“肉体凡胎也胆敢冒犯吾?”


巨大的精神冲击下他呻吟着从占卜的幻境中脱离,在看到那一幕的瞬间仿佛被人猛地摁进了水里,窒息,虚脱,胃里一阵翻江倒海。


他难以置信的看向眼前这个平平无奇的男人,为何他的未来与某种不可名状的诡谲力量纠缠着。


“先知先生,你还好吗?”那人坦诚的脸上的流露着无措的关切。


“你究竟……接触到了什么?”


评论(6)
热度(27)

© 王不留行板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