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梦也在嫌弃我,拉着我的手感激流泪,你终于醒了

吊死在旗杆上的女生


那个在朝会上没有说“啊啦拉布啦啦”的女生被国旗班的学生们吊死在了旗杆上。其实说她是被吊死的并不贴切,因为我不知道她被绳子提上去时还是不是活的。
她代替了旗帜在一千零三十二双眼睛的注视下冉冉升起,一瞬间我似乎看见她被风吹起,身体荡开波浪在半空飘扬,而事实上她死板地吊在旗杆上,像是测量旗杆长度的铅坠。

大喊喷出的飞沫还浮在空中时,一千零三十二只食指不约而同地盯上了那个女生,从操场上空看去她披散着头发的黑色脑袋就像是吞噬食指的黑洞。
操场四角的扩音器里吐出的震荡的空气在每一个人的鼓膜上敲出同一句话
“你为什么不说‘啊啦拉布啦啦’?”
“‘啊啦拉布啦啦’是什么意思?”
“我们再来一次,所有人都大声喊出来。”
“‘啊啦拉布啦啦’是什么意思?”

以上就是我对她的全部记忆。

第二天升上旗杆的没有她了,只是“啊啦拉布啦啦”的声音似乎小了些。
如果说几天前“似乎”的疑惑还像烟雾一样飘渺,那就在今晚我触摸到了它,大理石一般光滑冰凉。
在安置学生的狭小房间里,黑暗中滑出了吊死在旗杆上的女生问出的问题。
“‘啊啦拉布啦啦’是什么意思?”

评论(7)
热度(54)

© 王不留行板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