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梦也在嫌弃我,拉着我的手感激流泪,你终于醒了

【文】元首的死前三秒

3s
我选择了最痛快的方式斩断了与这个世界的联系,扣下扳机,摁下终止键,从这一秒起上万人的死亡不再和我有关。我能够想象子弹击破颅骨穿过大脑击飞脑浆的过程,因为来得太快而没有痛苦。其实很早以前我就想象过开枪自杀,在啤酒馆指着三巨头时,在格莉死时,在党面临分裂时,但那之后现实是跟着我走的。
1940年我参观过荣军院拿破仑的棺椁,在众天使的簇拥下他静静的躺在那里接受后人的瞻仰。
我本以为我能盖着三色的国旗进入英灵殿。
我本以为自杀已不是结束我一生的方式。

2s
意识开始模糊,有什么温暖的东西从我脸上流过。“这样死一定很难看”爱娃的声音从脑海深处响起,我记得,她的确这么说过。
我想对那个虚影的她笑一笑,像在狼穴一样开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告诉她别那么悲观。
“战争结束,我们告老还乡。”
一个该死的承诺让她放弃最后一丝逃离柏林的机会,留在了我身边。
“对不起,爱娃·伯劳恩”
恍惚中我看见她吞下了氰化物。

1s
温暖…一种奇异的暖流包围了我,仿佛沐浴在七月里维也纳清晨的日光中。
我在哪?维也纳吗?
鼻尖掠过一丝面包的香气,小贩的吆喝声远远的传来。
我那冗杂的一生其实是一场梦,当我醒来时,一切都还未开始。

我想成为一位画家。

0s

end

评论(1)
热度(64)

© 王不留行板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