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梦也在嫌弃我,拉着我的手感激流泪,你终于醒了

【囤一个脑洞】鬼刀传

“传说百年前世间有一邪物名叫鬼刀,有人说它是晦怨化形的妖怪,有人说它是老天爷降下灾神,可它到底何时出现,来自何处谁也说不明白。传闻被鬼刀所杀的人魂魄不会飞散而是会附在肉身的某个部位上,爱嚼舌根的附在头颅上,变成六面长舌却不能发声的飞头蛮;欺诈行骗的附在皮上,变成无筋无骨的一摊活皮。这种似人非人的怪物人们叫它,魂形。”
说书先生瞟了眼伸长脖子的听客,慢悠悠地端起茶杯呷了一口。
一个性急的汉子大声问到,“那么说,鬼刀只杀恶人?”
说书先生瞪了他一眼,放下茶杯摇了摇手中的折扇,“非也,鬼刀降灾,不论公道。百年前这灾厄行世,凡人都不是它的对手,直到——”
他抿嘴一笑,觉得时候到了,于是一拍惊堂木朗声道,
“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1.
韩清一路狂奔。
此时已是傍晚,日轮贴着大地,天地间一片赤红。少年从田埂上跑过,躲藏在麦叶间大快朵颐的乌鸦扑扇着翅膀四散逃开。他不知道跑了多久,只觉得喉头腥甜脚下发软,一呼一吸都扯得干燥的肺生疼。他冲下田地拨开稀稀拉拉的叶子,眼前出现了黑色的一角,是师傅的衣服。
一丝微弱的呼喊声挤过空气爬进他的耳朵里,这一缕烟雾般难以察觉的声音直叫人汗毛倒立。
他僵在原地,深吸一口气缓缓吐出来,伸手捻住那一角布料轻轻扯动,布料滑过发出“簌簌”的声响,接着“啪嗒”一声,像是有什么湿漉漉的东西掉在了地上。
韩清跟着师傅这十几年间见过各种诡谲怪异的魂形,但他从没想过有一天师傅也会变成这些魂形中的一个。
一个食指长短,有口无脸,浑身冒血的小人掉在地上,韩清知道那就是他的师傅。
铸魂形者,生不如死,唯求解脱。
“杀了我,杀了我……好痛啊……好痛……”
“师傅……我是韩清”
“杀了我……杀了我……”
韩清咬了咬牙,撕下一块布条把血人包裹起来。
几个时辰前,黑压压的蝗虫在天地间翻涌,带着般若鬼面的人形提着那柄漆黑的长刀立在狂乱的虫群中,师傅拼死画出转相诀将他送到十几里开外的村子,韩清苟活了下来,而师傅却……
他掖着血人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忽然间只觉腹部一凉,接着天空开始旋转,树木倒立生长,在天旋地转中他看见自己的半边身子直立着鲜血从切口出喷涌而出。
他睁大了眼睛,那血幕后赫然是一张狰狞的鬼面。

鬼刀!

韩清猛地睁眼。
他躺在一间不大的屋子里,晨光浸透纸窗将房间染成了墨蓝色。
早市未上,万籁俱寂,四面环山的小镇在乳白的晨雾中酣睡,远处的山峦中传来一声清越的鸟鸣。
韩清叹了口气从床上坐起来,这个噩梦搅得他睡意全无,一抹额头尽是细密的汗珠。
他翻身下床,随手拿了件衣服披上,从桌旁的行囊中取出一个小木盒,抽出盒盖,一股血腥味扑面而来。韩清探出两指从木盒中夹出一块蠕动的血肉,翻转盒身将其中盛着的血洒在客房的角落里,旋即又把那肉块放回盒中。

评论

© 王不留行板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