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梦也在嫌弃我,拉着我的手感激流泪,你终于醒了

想约稿,k字五块,只是闲着没事所以😶

他用酥饼做的饵吊起了一对儿美人鱼,一只扔进柴火堆里灼成粉洒在十七里田的那颗桃子树下,一只拔下皮子做了件蓑衣披身上。每个下雨的清明他就披着那蓑衣在树下讨桃子吃,只是桃树不在四月赏脸,赏脸的只有守田的村妇家的女儿。每次见到她他就讲这个故事,讲到女孩儿扔了送来的酥饼哭着跑走,他就憨笑着捡起裹着泥的饼子咬掉一半,剩下的留着去钓美人鱼。

在我把最后一个鱼丸夹进碗里的时候坐在桌子对面的她开口问我

“现在几点了?”

我看了眼她身后的挂钟“五点四十六,怎么了?”

“七点我要出去一趟。”她一边说一边拿纸巾擦嘴。

“出去做什么?”

“去自杀。”

我看看她,又看看桌子上的剩菜,卫生间里还晾着我们的衣服,冰箱里有她没喝完的牛奶,茶几上压着几个月前我们从中古店淘来的黑胶唱片。

“今天轮到谁洗碗?我吗?”

她站起来把桌子上的汤水倒进一个碗里,把盘子叠起来走进厨房。

“为什么?”

是因为她昨晚加了班吗?是因为上个月我们吵的架吗?是因为去年她进了不喜欢的部门吗?是因为十年前她填错的志愿吗?是因为十二年前她出车祸的母亲吗?是因为二...

我的文字风格?

应该没有人会回答的问题

“先生,那个人的身上似乎跟着东西。”役鸟在伊莱耳边低语。


“你能预测未来吗?”


他看见那人拖着半边腐朽的身躯在古神的漆黑领域中熊熊燃烧

深渊中升起千百双红眸怒视着窥伺者

“肉体凡胎也胆敢冒犯吾?”


巨大的精神冲击下他呻吟着从占卜的幻境中脱离,在看到那一幕的瞬间仿佛被人猛地摁进了水里,窒息,虚脱,胃里一阵翻江倒海。


他难以置信的看向眼前这个平平无奇的男人,为何他的未来与某种不可名状的诡谲力量纠缠着。


“先知先生,你还好吗?”那人坦诚的脸上的流露着无措的关切。


“你究竟……接触到了什么?”

【魔冒】《此间》番外

五百年前的坑我还是决定填一下

《此间》是all冒现代au想看全篇的朋友可以戳一下我主页


他把热茶小心地放在桌角,对着趴在桌子上睡着了的库特轻轻地叹了口气,伸手轻抚过对方的发顶。

警局的工作在这几天突然多了起来,库特隔三差五就要抱着一堆东西回家扎进书房里几个小时都不出来,有时甚至整晚都不睡,留瑟维一个人躺在双人床上思来想去。去书房看看吧又怕打扰他工作,不去吧心里又放不下,也不知道纠结到凌晨几点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唔嗯……”趴在桌子上的人动了动打断了瑟维的胡思乱想,库特打了个哈欠揉了揉发肿的眼睛,一只胳膊疲倦地撑在桌上托着下巴,另一只手攀上桌角的杯子迷迷糊糊地给自己灌了口热茶。

“谢谢你的茶,瑟维...

上吊自杀的舞姬化为怨灵困在了古宅里,传说夜深人静时总能听见宅邸里穿出女人的歌声。在山中古宅中生活了数百年的她,却在一天的清晨发现了闯入者——一个倒在门廊处的男孩。

请点开看看!

第五人格海外搬运墙:

其实很多时候在那些动不动就自我高潮的圈外人来说谁会那么冷静去想这些啊,都巴不得D5早日爆炸呢【烟


所以圈地自萌井水不犯河水不是更好吗


变相怪羯:



TD炒蛋⭕️:





我的态度同下,如果就是看不惯取关随意



📌👣:...





一个关于最近要出的新屠夫机制猜测。

地图各处有多个分身,屠夫玩家每次可以选择操纵一个分身活动抓人类,其他分身留在原地有红光没有心跳。

梦之巫女是许多个分身的集合体,每次切换操作的分身会有一个施法时间,技能等级越高施法时间越短。

好心疼克洛伊

1 / 9

© 王不留行板归 | Powered by LOFTER